Raku-几多个故事并无下一句

她的玩笑

借用太太 @威斯康蒂 的特总alter人设,突如其来的灵感xjb写的,极短,不好吃
咕哒子→特总alter,单箭头很好玩是不是(
这个咕哒只是比较皮而已(

inspired by Zella Day-Jerome(顺便Zella Day很酷歌很好听大家了解一下


咕哒子对特斯拉alter要说畏惧也的确是畏惧的,也许还有敬畏之情在内,害怕只因那个黑色的身影总是散发着低气压,即使对待自己(御主)的态度还算平和,他就是给人一种压迫感。
一开始她想要召唤的是特斯拉,而不是特斯拉alter,是触媒还是别的地方出了问题,她不想深究了,相处下来她觉得这位也没什么不好,强大而华丽,对保护自己和拯救人理都毫无保留自己的力量,这便是她对其敬畏的地方;只是那样冷静到隐忍克制的态度,他对待别人那种礼貌而疏离的态度,对身为御主的自己也没有例外,这又使她感到不快。
这点其他alter系的从者可要比他有趣得多了。

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之下到底藏着什么,要怎么让他露出别的表情呢,咕哒子思考后得出的决定就是把海伦娜小姐、爱迪狮君和他编排在一队里。
结果——某两位从者的气氛不算好,但也没有差到吵起来的地步,像一团被压缩起来易爆气体,还没到一触即发的地步。

海伦娜小姐很庆幸另外两位男士没有发生什么争执,御主就相反了。
她不咸不淡地看着从者们各自履行战斗的职责。

啊,真无趣。

返回迦勒底后她淡淡地留下一句“今天也辛苦各位了”便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特斯拉alter看了那个快速离去的背影几秒,脸上闪过一抹笑意,往相反的方向迈开脚步。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下次就这样做吧。御主暗暗思忖。
于是她从万能之人那里要来了,与自己的着装毫不搭配、圆润洁白的饰物。

“嗯?你想当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吗?”

“怎么会呢?只是……只是突然想戴一下而已。”面对万能之人的发问,咕哒子搪塞过去。

“我开玩笑的啦!唔~你也到了打扮的年纪了嘛,但是珍珠还不适合你哦。”

我当然知道啊达芬奇亲,但这并不重要。

 

“诶,妈妈今天戴了耳环吗?”“嗯,要过来看看吗?”

咕哒子半蹲下身,把耳边的头发撩起,像是确保那颗圆润饱满的珠宝能被谁看到似的。杰克凑近自己的时候,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那个走来的黑色身影。
然后成功换来了他看自己的第一眼就皱眉,略过一丝不快,以及往返迦勒底全程轻微的不自在。①

他似乎还啧了一声,在分别前,自己再次故意把头发别到耳后,朝他勾起嘴角的时候。
过后她便把耳环取下了。达芬奇说这只是仿造的珍珠,给她留作纪念吧,再过几年她便会成为与这对耳环相配的女性了。

她当然会留着,想起他的反应来还是会发笑的。

本来以为他会说点什么的,希望他能说点什么。

所以她还不满足,这当然是不够的,不过是把石子投向水平如镜的湖面,湖水泛起稍纵即逝的波澜,如此程度而已。

 

她有时会看到那个黑色的影子露出不一样的神情,只对他的使魔——停驻在他肩上的鸽子,露出称得上柔和的神情,嫉妒之情油然而生。

嫉妒一个使魔?真是可笑。

“您真的很喜欢鸽子呢。”

“可能我就比较讨厌它们了吧。”

“哦?那还真是遗憾啊,Master。”他不怒反笑,咕哒子顿生一种挫败感。

他是在嘲笑我吗?

她悻悻地走开了,没走几步又回头,挤出一个微笑对特斯拉alter说:“开玩笑的,毕竟今天是4月1日嘛。”我的脸在肯定很难看,她同时想到。

 

在那位alter看来,除了她的后辈,没有别的哪一位从者对御主来说是比较“特别”的。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御主同行,总会感觉到一股视线在自己身上飘忽,或停留一段时间,当他循着那道视线、找到其主人——正是自己的御主,她往往旋即看向别的地方。她也不会和自己对视过长时间,但只要和她对话,她的目光一定会牢牢锁在自己身上。

还有御主后来的一系列堪称恶戏的行为。

如此一来,她所有行为的背后——她的意图,她的动机,特斯拉alter大抵明白了,便也没有向她发问的必要了。

他怎么会察觉不到她的“故意”,但他并未视其为真正的恶意,纯粹认为御主幼稚得有趣,有趣得让人忍不住发笑,能无意中反将她一军,从者也乐在其中。

只是不确定她的意图如否和自己所想一致。

 

咕哒子考虑过用令咒的情况,制造他和自己独处的机会,然后用令咒命令他把他自己的■■给■■掉,或者让他和自己■■■■■,再不然干脆找那位年轻的英雄王要点什么奇怪的药,找个机会让他喝下。

但是她认为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她不讨厌特斯拉alter,也不想破坏目前为止与他建立起的关系,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行径已经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还是自己太害怕他,太胆小了。

一个惊人的想法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认为唯一可行的想法,啊,那就这么做吧,机会的话,找准时机就好了,就这么做吧。

那是在某个特异点收集素材的某一天。

可视范围内的敌人已被消灭殆尽,御主和从者准备着撤退。

“不,还有魔力反应!”玛修提醒咕哒子,“啊!朝着特斯拉先生那边去了!”

咕哒子转头望向那个身影,只能望见漆黑的长发和飞舞着的红黑披风,他应该就要转过身来。

这种程度的偷袭对他来说不在话下,所以只有自己冲过去——

这是所有人都没预料到的事。
这可不是什么能开玩笑的事。

“前辈???前辈——!”
他转过身来的那一瞬,也是自己被打飞到好几米远的一瞬间。

特斯拉alter只惊诧了一秒便抬手解决了敌人,甚至比玛修更快赶到了负伤御主的身边。

 

咕哒子整个人都清醒了,以人类的肉体和这些生物正面抗衡真是太愚蠢了,即使御主礼装加强了自身防御,也无法完全抵挡魔物的一击,血液在渗出,痛觉在扩大、蔓延,她却不感到后悔。

不如说,她终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胜利的喜悦——她看到了那位alter大惊的表情,那双紫眸徒然睁大,正注视着自己,不解与惊讶的神色,应该还有愤怒。

“Master!你在做什么?!!”从者把御主托了起来,用迁就着伤口的力度和姿势。

他很焦急,他现在非常焦急。
什么嘛,你明明没那么在乎的。
她很痛,没吐出一个字都牵扯着伤口,却依然笑着吐出“伤人”的话语,为达到目的而由衷地笑了。

①:特斯拉自传里写到特总本人不喜欢女性戴耳环,看到珍珠就会头昏脑涨。咕哒子表示齐活了,我很愉悦.jpg

 


评论(6)
热度(24)
© 无定的梦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