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几多个故事并无下一句

Izzy死了,组织要消失一段时间,大家各散东西。
Izzy死在那颗子弹下,子弹被取了出来,但她还是死了,Doc束手无策。Trover对首领说,他愿意用revolution来换Izzy的命,但实际上,没有人可以换回她的命。
Sarah回到了公司里,汇报了自己目前收集到关于“东方”的情报,上司和其他高层很满意,会议上掌声一片。
然后她知道了Izzy不叫Izzy,她是在大学期间离家出走加入东方,以及再度被摆在面前的她的死讯。
她在他们的喜悦中漠然。
在自己作为“东方”的新人的时候,Izzy对她抱有不小的敌意,不友善的眼神,不友善的举止,怂恿首领将危险的任务交给她一个新人去执行,但自己还是赢得了她的信任。尽管她对自己有所缓和,但她依旧是那么冷漠,直白,果断,她就是这样的人。
Izzy在大冒险中和自己的那个吻,也是柔软而冷然的。

投影屏幕上是她生前的照片,Izzy笑得灿烂,只有在任务成功的时候她才会开怀大笑,但又和照片里不一样,她没有机会看到了。

而现在,在每天晨跑都会经过的那条桥上,Sarah只能蹲在栏杆边放声大哭。 


-----

突然想起几年前的一部小众独立电影《the east东方》,这一幕给我的印象真的很深刻,在Izzy死后Sarah或组织里其他人都没有过多的宣泄,而当她回到安保公司,接受来自上司的褒奖、祝贺和其他人的掌声,下一幕便是晨跑途中突然为Izzy的死失声痛哭,现在想起来我也挺痛的……拍得真好。

图是我PS过的,字嘛,随便写写

评论
© 无定的梦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