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不知道下一次更新在什么时候的弱鸡。【人生短暂又何妨,我向你致敬。】

紫色的尿壶笑pee

Euterpe Xavier: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今天想尝试接地气的写作风格,于是把人名全部改成了中文【有点诚意好吗!

不过一点感觉也没有只觉得像闹剧……

心累。

那么,今天的片段——

 

查尔斯和艾瑞克吵架了。

模范夫夫查尔斯和艾瑞克,吵架了。

这可是件大事,全小区的人觉得天都要塌了。

居委会甚至把干部们召集起来开了个会。

 

据说会是这么开的。

瑞雯一拍桌子:“今天我们要讨论一个严肃的话题。”说着她把(为了显得正式特意在家翻了好久才找到的)领结一解愤怒地摔在了桌子上,“一说这件事我就来气!”

一旁对着面前的笔记本子发呆的汉克突然回过神来,他麻利地把瑞雯的领结折好放在桌边,然后不知道从哪变了一瓶水出来,他将水推到瑞雯面前,用热切的目光盯着瑞雯讨好地说:“别气了,来,喝口水再说吧。”

众干部对他的行为集体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瑞雯拿过瓶子,咚咚咚灌下了三大口,这才接着说道:“那个杀千刀的艾瑞克居然欺负我哥!!!!早知道就不该把查尔斯这么轻易地让给他!”

汉克突然紧张了起来。

这时尚清了清嗓子,然后他阴阳怪气地对瑞雯说:“哦?我听到的版本怎么和你说的正好相反啊?”

“你!”瑞雯眼睛一瞪,“我哥脾气那么好如果不是艾瑞克太过分他怎么会生气!更别说欺负那个凶神恶煞的艾瑞克了!”

“你俩都消停点。”罗根吸了口烟,这才慢悠悠继续道,“我看他俩早该吵一架了。”

这回瑞雯真的急了,她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要不是汉克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她,她恐怕已经扑过去和罗根打起来了。

“你怎么敢这么说!”瑞雯一边挣扎一边吼道,“别以为你长了一张金刚狼的脸我就不敢打你!看我今天不把你的狼头揍扁——汉克!你放开我!”

罗根又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卷,故意挑衅着:“你打得到我再说这话吧,连汉克都争不过还要和我打架?啧。”

“你们都冷静点呀——”艾玛欣赏着自己新做的指甲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声,乱作一团的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

居委会的干部们也吵起来了。

 

而说到查尔斯为什么会和艾瑞克吵架,还要追溯到前一天的早上。

艾瑞克一如既往地戴上了他的头盔准备出门上班——他喜欢他的头盔,不仅仅是因为它是他最喜欢的紫颜色。

总之,艾瑞克戴着他的头盔准备去上班,这时他看到从卧室走出来的查尔斯。查尔斯看了看艾瑞克,又看了看艾瑞克的紫头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艾瑞克看着爱人的嘴张了又合,张了又合,好笑之余内心也一阵发痒,于是他走过去弯下腰准备在面前的唇上印下一个吻再出门。

——然后,“哐”的一声,紫头盔撞上了查尔斯的额头。

这个撞击显然是有些重了,因为查尔斯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多了一块红印,现在还有慢慢变肿的趋势。

艾瑞克吓坏了,他想道歉,想问查尔斯疼不疼,还想吹一吹那个碍眼的红印。然而他刚要开口,反倒是查尔斯先出了声。

“你能不能有一天出门不带着你那个紫色的夜壶啊。”

……咦?

艾瑞克一时没反应过来,于是查尔斯继续说:“我看了好久了,怎么会有人带着这么难看的头盔出门啊?还每天都戴在头上……话说回来艾瑞克没有人和你说过这玩意真的很丑吗?”

艾瑞克生气极了——这可是他最喜欢的头盔!

于是他几乎是没经大脑地开口反驳道:“这是我最喜欢的头盔,查尔斯,我不许你说它不好!”看着一下愣住的查尔斯,艾瑞克觉得解气了许多,“别以为你有资格说我,查尔斯,你动不动就把手抵在太阳穴上的姿势我也早就忍不了了!你是还在中二期的学生吗?”

查尔斯这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他安静地听着艾瑞克的控诉,捂着额头沉默的回到了卧室。

而艾瑞克也愤怒的甩上了门走了出去。

 

——已经一天了。

艾瑞克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自前一天早上的那场说起来更像是两个人相互挖苦的吵架以来,查尔斯已经一天没有理他了。

可是明明是查尔斯先诋毁了他的头盔!

艾瑞克又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抓住了身边碰巧路过的莫伊拉。

“我的头盔真的很丑吗?”

莫伊拉以一种“什么你才知道吗”的异样目光看了他一眼,在发现艾瑞克说的是问句而不是一个需要确定答案的陈述句之后,她以从未有过的斩钉截铁的坚定语气回答道。

“是的,那简直丑毙了。”

“……”

艾瑞克觉得自己快把一年的气都叹完了。

他一脸无欲无求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前一天因为愤怒而出现的高涨干劲消失得无影无踪,艾瑞克现在只想马上飞回家给查尔斯道歉。

他居然说查尔斯扶额头的姿势中二——

他居然还说了查尔斯没有资格说他——

艾瑞克简直想一头撞死在面前看起来足够坚硬的办公桌上。

“嘿!你还好吗!”莫伊拉看着面如死灰的艾瑞克,有些担心地问。

“不,不好。我今天要请假。”

说完艾瑞克像卷了一阵风一样地冲了出去。

 

等到艾瑞克风一样地冲到家里时,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把智商落在了冰箱里。

明明查尔斯也是要工作的——

艾瑞克揉了一把脸希望借此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觉得自己需要思考一下人生。

过了十分钟,思考完人生的艾瑞克哼着歌挎着菜篮出门了。

他决定等查尔斯回家,然后和他道歉。

 

查尔斯回到家,惊奇地发现中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

“艾瑞克?”查尔斯有些欣喜地叫着,随即又开始强迫自己打消这个念头——毕竟瑞雯也是有钥匙的。

前一天查尔斯在家等了艾瑞克一个晚上,他想和艾瑞克谈一谈,或者说,他想和艾瑞克道个歉。但直到菜冷的不能再冷,查尔斯只好把餐桌上的菜一盘盘倒掉,艾瑞克才回到了家。

查尔斯摇了摇头试图把把这些不太愉快的画面从脑海中扔出去。

会是谁呢?查尔斯走进中厅,动作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小心翼翼。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顿时,查尔斯觉得鼻头有些酸涩。

 

这厢艾瑞克正哼着小曲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然后他感到一股专注的目光像火一样直直地烧上了他的背,艾瑞克这才后知后觉地转过了身。

映入眼帘的是眼眶发红愣在原地的查尔斯。

看着查尔斯一副要哭的样子,又回想起自己前一天说的话,艾瑞克一下就急了。他连忙放下手中的铲子跑过去拉住查尔斯的手,然后走到餐桌边坐了下来。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对小眼地互相盯了半分钟,最后还是艾瑞克先开了口。

“那个……对不起。”

听到这句话的查尔斯仿佛终于被打破了最后一道防线,眼泪从他眼中直直地落了下来。

艾瑞克看到查尔斯流泪,一下手足无措起来,他抽了张纸擦掉了查尔斯的泪水,然后又没头没脑地补充了一句:“我想过了,那个头盔确实挺丑的。”

听到这句话,查尔斯有些想笑,但他吸了吸鼻子:“那你还说我中二……”

艾瑞克看着一下变得有些小任性起来的查尔斯,觉得可爱极了。

“不,一点也不中二,我昨天都是瞎说的。”他说。

查尔斯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艾瑞克看着爱人的笑颜,两天来记在心中的烦闷一扫而空。

“Coffee, tea or me?”他故意问道。

查尔斯抬起头来笑意盈盈地看着艾瑞克,忽然他又吸了吸鼻子。

 

“……艾瑞克刚才你是不是没关火?”

 

 

打到后面困得昏昏欲睡,也没来得及检查错字或者改掉奇怪的部分……

评论
热度(24)
  1. 犹到梦魂中Euterpe Xavier 转载了此图片
    紫色的尿壶笑pee
  2. 犹到梦魂中Euterpe Xavier 转载了此图片
    紫色的尿壶笑p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