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不知道下一次更新在什么时候的弱鸡。【人生短暂又何妨,我向你致敬。】

山缘(露中)

※我只恨自己不会画啊啊

※也许OOC

※不虐也不算甜,当清茶一盏喝喝看就好了

     儿时的某段游历记忆一直犹如一股青烟般萦绕在伊万•布拉金斯基心头。

那时伊万5岁,随着家人一同到中/国旅游。他们去了爬山。

     略微崎岖的山路,奇形怪状的山石,枝繁叶茂的树木,阳光透过想交错的枝叶洒在小伊万身上。

     他对这山中的一切充满好奇,左摸摸,右碰碰,甚至将脸贴在岩石上,为了将它们的纹理看得更清楚,更加贴近这青山秀水。

   “万尼亚,慢一点!”“嗯!嗯!”对母亲含糊应了两声的伊万迈着“啪塔啪塔”的步子向前跑去。

     他跑了好长一段路,布拉金斯基夫妇在后面慢慢地走着,自家孩子对新事物感兴趣,便由着他去多感受感受。

      小伊万眼中映出的尽是林木与山石,却没注意到脚下的石台阶上湿滑的苔藓,一踩一滑,小伊万便摔在了地上,前额与膝盖传来了疼痛,他从地上坐了起来,看见膝盖上的几道细细血痕,他又摸了摸额头,触到的一瞬间立刻又缩回手——好痛!

     那种对于成年人没什么的小疼痛对于5岁的伊万来说可谓剧痛。

     坐在地上的小伊万,有些无助地左右看了看,爸妈还没跟上来,也没有别的人在附近可以帮他,自己怎么就跑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来了呢?想到这,他不禁抽了抽鼻子,抿着嘴唇抽泣了起来。

     在这时,一个清润温和的声音在伊万头上响起:“你怎么啦?还好吗?”

     伊万抬头一看,一个长黑发的、东方人面孔的男子出现在眼前,他正微微笑注视着他。

     伊万听不懂他口中的音节,只能用泪汪汪的紫眸和他对视。

     来人在伊万身旁蹲下,看到了他额上和膝上的伤口,又笑了,道:“原来是摔伤了呀,莫哭呀,我来帮你吧。”说罢,将手掌轻抚在伊万的伤处。

     伊万只觉得疼痛在一点点地消失,同时他才注意到男子的服装与他在中/国见到的本地人的很不一样,他的衣服长至脚跟,袖子特别宽大,外衣是浅蓝色的,还有金色的繁复花纹作为镂边①。伊万觉得他这样的穿着十分好看,也觉得他长得很好看。

     嗯……长得很善良。

     “好了。”只见男子抚过的地方,伤口全都没了踪影,皮肤完好如初。

不,不痛了?!

     小伊万看看膝盖,摸摸额头,然后瞪大了眼睛,向男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男子依旧是笑着,他站起身来时不忘把小伊万也轻轻地牵了起来,说:“你以后可要当心呀……”

     与此同时,布拉金斯基夫妇跟了上来:“万尼亚,万尼亚!”

     “妈妈,爸爸!”见到他们很是高兴,伊万朝他们挥手!

“你怎么跑得这么远呢,差点找不到你啦!”布拉金斯基太太跑到伊万跟前,附身关切地说,边温柔地抚摸他的头。

     伊万刚想把帮了自己的那个人“介绍”给爸妈认识认识,结果一转过身去,发现早已没了踪影。

     诶?!去了哪里了?

     “肯定是这儿太美啦,万尼亚被迷住了!好啦,别东张西望啦,我们走吧!”布拉金斯基先生也走了过来,拉起了伊万的小手。

     布拉金斯基太太也笑着拉起伊万的手,一家三口一同往前走去。

     伊万仍然不时转过头去,想瞧瞧那人是否会再闪现。

     终究是什么人都没有。

     那时至现在,已经过了15年,伊万已长大成人,但他没有对家人或其他任何人说过这“奇遇”,他一直都没忘记这件事,尽管那个男子在他的记忆中是剩下宽大的衣服和黑发黑眼的模糊面容。

      随着年龄的增长那次“奇遇”对伊万来说越发神奇,那时候那男子是怎么突然消失的呢?是传说中的魔法吗?他很清楚,他想再见那个人一面,是出于想要对他儿时的帮助表达感谢又或者其他原因?这一点他倒不太清楚,只是本能想要再见他一面。所以两年前伊万考了中/国的大学,家人问他去中/国读书的理由时,他用“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搪塞了过去。

     不过语言交流是一个问题,所以在出发前伊万买了一本针对俄/国人的自学了一年的基本中文交流用语,然后便踌躇满志地出发了。

     但在到达中/国后伊万才发现一个问题,他要去哪座山找人?不管了,反正来都来了,去到哪里就是哪里。

     在大学里生活了一年后,伊万发现中/国的文化确实很有趣,他也知道了那男子的衣服原来叫汉服,是他们的民族服装。同时在一些本地同学的帮助下,伊万的中文口语水平也提高了。

     轻松愉快的大学生活差点让伊万忘了他来中/国的目的,于是他决定在没课的一个下午去爬山。

   “中/国的某些山上据说有仙人住着呢,”听说了伊万的计划后,他其中一个室友,亚瑟·柯克兰,一个英/国人,如是说,他貌似对传说中的生物很有研究,“还有妖怪哦,说不定你会遇到哦。”他向伊万不怀好意地笑笑。

   “我不会被吓到的。”伊万回敬了一个令柯克兰浑身发冷的微笑,然后背上背包出门去了。

   “切。”被识破的英/国人只能小声表示不满。

     伊万学会了一个词叫“随缘”,所以他就活学活用了——上网搜了搜哪座山离自己学校近就决定去那里了,他也觉得自己能否和那男子再相遇也只能“随缘”。

     他去爬山那天正好不是很多游客,而且天朗气清,风和日丽。流水潺潺,抚过大大小小的山石,树木枝梢交错,树影斑驳,伊万仰起头,用手遮了遮过于耀眼的阳光,感受着洒在身上的和煦,这里美得与他5岁时所见的景色很相似。

     行至中途,伊万又发现自己走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地方,正当他把地图拿出来想要看路的时候,天下起了雨,他又没带伞,只能收起地图,去找个能躲雨的地方。

     密密麻麻的细雨点打在伊万身上,冷他是不怕的,湿了才糟糕。

     他跑啊跑,突然看到了不远处有个亭子,里面好像还有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伊万飞快地冲向了那个亭子。

   “冒昧打扰了!”伊万用他有口音的中文向亭中人打招呼,然后急急忙忙地把背包卸下,放在亭内的长椅上。他还没看清那人的容貌。

   “无妨。莫急。”只见那人披着黑色长发,身着长至脚跟的藏青色外衣,袖子异常宽大,但那似乎不妨碍到他沏茶,“茶好了,要来一杯吗?”他往花纹精美的茶杯里斟好茶,做出请的姿势边抬头看了看伊万,平静的神色微微一变,又瞬间恢复。

     两个杯子,好像他早就预料到什么一样。

   “谢谢……”伊万这才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可以用眉清目秀来形容的东方脸孔,宽大的衣裳……他拿起茶杯,缓慢地饮着,细细啜之,柯克兰曾和他说过喝茶要这样才能品出茶的香。不过这茶实在是香,伊万平时并不经常喝茶,也能品出这茶的品质非同一般。半杯入喉,唇齿盈芳,沁人心脾,洗去了伊万刚刚奔跑的疲累。

     亭中人面带微笑地看着伊万喝完茶后的惊喜表情,感到十分满意,待伊万放下茶杯后,他将两个茶杯收到一旁,摆出一个棋盘和一副棋子,问道:    “你会下吗?”

     伊万笑着摇摇头。

    “没关系。”说完他将棋子摆好,自己下了起来。

然后他没有再说话,伊万也静静地看着他下棋,亭外细雨落无声,整个亭子里只剩下棋子落盘的小小啪塔声,还有茶的幽香。

     伊万在这其间思索了许久,为什么会有人穿着汉服在山中的亭子里泡茶和下棋?

    “我……”伊万刚想开口问,便被他抢先——

    “话说回来,阁下还欠我东西呢。”他不紧不慢地放下一颗棋子说道。

    “诶?”伊万疑惑,“我……欠您什么了?”

    “哎呀年轻人怎么记性比我这个老人还差呢,”他停了停,看了看伊万,“你再仔细想想!”然后又继续手中的动作。

     这匪夷所思的一句话可让伊万更加疑惑了,他明明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啊,为何自称老人?虽然他举手投足间的气度都与常人相异,但……

    “哎呀,我怎么下了个死局呢……罢了罢了……”他不再管棋局,而是定神直视着仍在思索中的伊万,忽然露出一个微笑,“你可否记起来了?”

     他的微笑让伊万失了失神。伊万定定地端详他的脸来,随意披散在肩头的黑发,乌黑深邃的眸子,眉眼间的温和,恍惚中与他脑海中那张模糊的面容重合在一起——

    “你是——”伊万恍然大悟。

    “想起来就好,那我们就互不相欠了。”他的笑容舒展开来,“记得就好,记得就好。”说罢将双手别到背后,侧过身望着亭外,“雨停了。”

     伊万才发现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晴,树叶上的颗颗水珠,在太阳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伊万重新背上背包,微微弯腰向那人表示感谢:“非常谢谢您让我避雨,还有茶……很好喝。那……那我先告辞了。”

    “新晴原野旷,极目无氛垢。②”

     伊万听不懂他口中的诗句,只是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背对着他的人。

     那人并未转过身看他,摆摆手道:“没什么,随口吟两句而已,而且这里也不是原野呢。”他终于偏过脸,用一如既往的平静神色侧视伊万,“你快下山吧,不然天要黑了。”

   “谢谢您的今天的招待,”伊万再次表示感谢后,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又开口道,“还有那时的帮助。”伊万想想自己着实欠他,但又不知如何还,只能诚切地送上谢意。然后伊万便转身走出亭子,在他走出没多远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那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他听见:“雨后山路湿滑,小心点别又摔倒了。”

     伊万一惊,转过头来看向亭子,早已空无一人。

     他现在可以肯定那人是谁了。他真的与他再次相会了。

     突然伊万想起中/国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有缘千里来相会”,他今天算是切身体会到这句话的深意了。

     啊啊,回去之后,可以向柯克兰炫耀我真的看见仙人了呢。

     就这样,伊万怀着轻松愉快地心情,下山去了。

 

①这里指鹤氅

②出自王维的《新晴野望》,描写雨后放晴的原野。

聪明机智的你萌一定猜得到那个人就是谁对吧。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