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不知道下一次更新在什么时候的弱鸡。【人生短暂又何妨,我向你致敬。】

【原创】紫苑之夜(普洪,BE)

※根据同名歌曲改编,请开启食用: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3543403/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loaded BGM一共11分钟,请耐心欣赏这首优美的中世纪民谣,吃下我写的BE

      伊丽莎白的家乡有一片树林,树林深处的有条小路,小路的入口长着许多紫苑,每个家的大人都会叮嘱自己的小孩千万别靠近那里,尤其是在晚上,因为据说曾有人因一时好奇走入了那片紫苑后便没了踪影,大人们在白天一起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到了晚上,又有几个胆大的去了一遍,竟一起不复返。自此那条布满了紫苑的小路便成了家乡里一个可怕诡异的传说,关于它的各种鬼故事也传得到处都是,最普遍的一个版本便是,当人们一旦踏进那条小路,紫苑丛里便会有小妖飞出来,对他们施展邪恶的魔法,把人困在里面。

      大多数小孩子被这些鬼故事吓唬过后,都不再那么经常去树林里玩耍,更别说靠近那条紫苑小路,但偏有人反其道而行之。

      例如基尔伯特,伊丽莎白的青梅竹马。一个长着银发红色的,高傲自大的男孩子。

      他现在就用一如既往不可一世的口气宣布他的计划:“本大爷决定今天晚上去紫苑小路里探险,有谁要一起来啊?害怕的现在就可以回家发抖啦!!”

      一听到“紫苑小路”后,他平时的玩伴们都陷入了窃窃私语,没过一会儿就马上少了一大半人,只剩下三个跟他很铁的男孩和伊丽莎白。

      “什么嘛!都是一群胆小鬼!!”基尔对只剩下这么点人感到不满,然后又恢复了骄傲的气势,“算啦,胆小鬼都走光了,留下的你们可是和本大爷一样厉害的勇士哦,今晚趁大人们都睡着了之后,在树林的门口等,带上油灯,人齐了之后就出发!!”

      “哦哦!!!”那三个男孩兴奋地回应。

      “哦?男人婆你竟然没走啊,到时候真有什么小妖你可不要吓哭哦!”

      “切,看看到时候谁哭吧!”

      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五岁时就认识了。从幼年开始,比起缝纫与绘画,伊丽莎白对骑马击剑更加感兴趣,所以她自小就和男孩子很玩得来,而后在某次群架中认识了结识了基尔伯特,基尔对伊莎拥有比男孩子还要强的气势和力气深感震惊,于是便一直叫她“男人婆”,两人打打闹闹玩到现在,情谊也不浅。

      实际上伊丽莎白对那些传说是半信半疑的,跟着基尔伯特去探险的原因也是担心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会闹出什么事来,要是真有小妖呢?

      要是真有万一……?

      小小的伊莎没再想下去。还是跟着他去会好一点。

      然后那天的深夜,以基尔伯特为首的五个孩子的紫苑小路探险之旅真的展开了。

      有时候那些传说是真的会发生的,但谁一开始都没有料到。

      五个孩子静悄悄地进去,四个孩子惊慌慌地跑出来。

      基尔伯特没能出来,他消失在了那片紫苑里。

      不出所料的是他们还是惊动了自家父母,大人们闻讯后马上报了警。

      据从树林里出来之后唯一一个仍保持冷静的孩子,伊丽莎白,她的口供,他们五人走到了紫苑小路的入口,当基尔伯特带头走进去后没多久,那些紫苑开始发光,发出诡异的紫光,紧接着他们听到基尔伯特的一声喊叫,当时其余四人都愣住了,当伊丽莎白独自走上前去打探时,只听见基尔伯特大叫着让他们别靠近,赶紧跑,于是他们就这样逃了出来。

      搜救队最后也没有找到基尔伯特。他那年十岁。

      基尔的家人心如死灰,认为他们年轻的儿子已经死了,于是便为他办了个葬礼。

      葬礼上他的父母泪不可遏,他的玩伴们也嚎啕大哭,伊丽莎白也哭了。不过她是咬着嘴唇流泪。

      后来,那条紫苑小路的入口被围起了高高的栅栏,没有人再敢去那里了。家乡的老一辈也继续用那些可怕的人与事训诫着下一代,给他们的好奇心作一个警示。

      而伊丽莎白十岁那年的某天深夜在树林里的记忆,发光的紫苑,连同基尔伯特那句近乎咆哮的“你们快跑!!不要过来!!快跑!!”,还有他葬礼上人们的哭声,一起深深地扎根在她的脑海里。

      后来的后来,她已经从某人口中的“男人婆”长成了长发飘扬、气质端庄的美人。成年后,伊丽莎白离开了家乡,到了外面的世界去闯荡。

      过了几年后,她又回到家乡,探望她的家人。

      自基尔伯特失踪起至今已有十四年,她却从未忘记那些种种。

      当伊丽莎白再次走进自己的家乡时,她有些惊讶,因为家乡的面貌焕然一新,与她记忆中那个小小而热闹的村庄大不相同,幸好是变得更加繁华热闹了,还有她的家与家人,也依旧温暖如初。

      以及那片树林。那片树林一直被保护得很好。

      不知道那条紫苑小路还……?

      伊丽莎白被她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未曾忘记过的旧日记忆如潮水般翻滚。她想进去看看。

      是好奇所致,还是本能驱使,又或者是其他一些感情驱动她,反正她就是要走进去看个究竟。

      那天晚上,就如十岁那年那天晚上一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拿着油灯走进了那片树林,不同的是这次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同伴。

      她走到了那条紫苑小路前,紫苑依然繁盛地生长着,而修在入口的栅栏,早已生了锈。

      她犹豫了一会儿,先把油灯扔了过去,然后自己再从栅栏上爬过去。

      不幸的是,油灯摔碎了,所幸的是,她爬过栅栏的时候裙子只被划破了一点点。

      接着,她看见了和十四年前一模一样的场景——紫苑发出了耀眼而令人不适的光芒。

      她并不是很讶异地继续往前走着,而途径的紫苑似乎因为有生人的到来而陆陆续续地闪耀。

      我早就见过了,基尔伯特也见过,所以,没必要害怕。

      走过这一条长长的小路,伊丽莎白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空地上,空地周围也是被发光的紫苑包围着,中间有一座石像矗立着,那是一个男子模样的石人。

      当月光照射在那石人身上时,她觉得那石人的样貌有种熟悉感。

      她忍不住走上前去,握住了石人冰冷僵硬的手,细细端详起来。

      突然,她惊觉石人的手有了温度,有了触感,低头一看,发现他的手从冰冷僵硬慢慢转变为温暖柔软;再次抬头看向他的脸,他的眼睛也焕发出生机——他从一个石人变成了一个有生命的真人。

      银白色的头发,紫红色的眼眸映入伊丽莎白的眼帘——

      “基尔?”她握紧了那双手,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是基尔吗?是基尔伯特吗?”

      “……?”男子似乎也很吃惊,但当他对上那双绿色的眸子,看到那头亚麻色的秀发,他瞬间就认出了眼前的女子,“男,男人婆?呃,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瞬间全身都颤抖起来,混杂着惊喜、激动和其他感情的热泪夺眶而出,那是她少有的表现。

      “你……”她下一秒便拥住了眼前这个无法忘怀的故人, “你还活着……!!”

      “……”基尔伯特愣住了,不管是突然出现的又突然流泪不止的伊丽莎白,还是来自她的有温度的拥抱都令他错愕,记忆中他们最亲近的肢体接触只有打架,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本大爷我啊……一直都没死呢,我在这里独自过着,已经这么多年了啊……男人……哦不,茜茜,你长成美人了嘛……”

      “……笨蛋”伊丽莎白抱紧了他的肩膀,“基尔伯特,你真的……真的是个大笨蛋啊……呜呜呜……”

      基尔伯特叹了口气,缓缓地抚上伊丽莎白的头发,“对不起啊男人婆,好像,让你担心了好久了呢……”

      伊丽莎白只在他的肩膀上哭着不作答。

      凄清的月光照在这对此刻相拥的青年身上,看似如母亲般温柔的抚摸,实则是无情的冷眼旁观。

      基尔伯特把自己十岁那年走进紫苑小路后的一切都告诉了伊丽莎白。

      村子里的传说是真的,小妖也是货真价实的存在着,它们也会对来到这里的人们施放咒语,让他们死去或变成别的什么东西,全看它们恶意的喜好,例如基尔伯特就被变成了一尊石像。

      但在这十几年间他并没有停止生长,因为那些小妖的法术,他可以不吃不喝地生长着,直至变成一位老人,直至像个正常人类般正常死去。

       “但是比起这样孤独地在这片紫苑林里活着,本大爷宁愿早早地死去啊!!!”基尔伯特的语气是既愤怒又悲伤。

      “基尔……”伊丽莎白只能牢牢地握住他的手。作为他短暂的慰藉。

      “我曾想尽办法在这里自杀,”他苦涩地摇摇头,“但每一次都被那些该死的小妖救活了,它们还会发出尖锐笑声,来嘲笑我。”

      “我已经不知道这样度过了多少个独自一人的夜晚。”

      伊丽莎白的眉头从基尔伯特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时就没舒展过,她用同样苦涩悲伤的眼神望着他,她从未见过如此悲愤却又惆怅无助的他。

      “不过,话说回来,男人婆,呃,茜茜你为什么回到这里来?”

      然后伊丽莎白把自己离家又归乡的事情也告诉了他。

      “所以……你来这里,是为了见本大爷?”基尔伯特多年来的孤寂似乎在这一瞬得到了救赎。

      “呃,啊,嗯,”伊丽莎白涨红了脸,“大概,是吧……”

      “哎呀,男人婆你还是这么不坦诚啊哈哈哈!”他竟然露出了恍若孩童时候的,符合他一贯欠揍风格的笑容。

      “脸皮厚这一点你倒是没变啊……真是个大笨蛋……”伊丽莎白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等等,你现在可以像个人一样活动,为什么不逃跑?!不逃出这里?”她抓紧了基尔伯特的双臂。

      基尔表情一变,苦笑道:“是啊,可惜我只能在夜晚活动,只要天一亮,我又会变回石像,又不能动了。而且,我尝试过,我身上被施了魔法,是出不了这紫苑林的。”

      刚刚还有些许温馨欢快的气氛急转而下,伊丽莎白像被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

      “也就是说,”伊丽莎白再度颤抖起来,只是这次不是因为惊喜,“你要,你要在这里,继续度过你的余生?”

      他苦笑着点点头。

      “我,我还有机会来见你吗?”

      他咬牙摇了摇头,“也许今晚……只是恰巧小妖们去了别处,否则你也会被他们发现,变成石像的……”

      伊丽莎白觉得基尔的五官有点模糊,大概自己又要哭了。

      “别露出这副表情嘛男人婆,真不像你啊!”谁都听得出来基尔伯特在强装欢笑。

      “真的很对不……”基尔伯特还没说完,伊丽莎白便闯进了他的怀抱,环抱住他的腰。

      “不,不要说话基尔,就这样吧。”伊丽莎白感受着他怀里的温热,“这样就好了。”

      你还活着,你一直都没死,我还能见上你一面,这样就足够了。

      “茜茜……”基尔伯特苦涩无比地挤出这两个字,他也未曾忘记过的爱称,“茜茜……”然后抱紧了怀中的女子。

      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在这两个人的心里生根发芽的呢。

      为什么现在才察觉到啊。

      如果能早点说出口就好了呢,如果那时没有……

      发光的紫苑,空中皎洁的月亮,相拥的恋人。

      不过是假象的美好罢了。

 

      快天亮的时候,伊丽莎白和吉尔伯特进行了吻别。那是一个悠长缠绵的温柔的吻。那是一个绝无仅有的吻。

      他和她都希望时间就这样永远停止在这里。

      “这可是本大爷的初吻啊茜茜,”基尔伯特一贯地笑了,“便宜给你啦,你可不要忘了哦!”

      “绝对,绝对不会忘记的。”伊丽莎白强迫自己微笑,“基尔。”

      “昨晚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个晚上啦茜茜!”他的笑转瞬而逝,语调也由高昂转为低沉,“那么,再见了,男人婆,茜茜,伊丽莎白。”他一字一顿地念出她的名字,她的爱称,他专属的称呼。

      “再见了,基尔,基尔伯特。”伊丽莎白面对他往后倒退几步,才肯转身大步离去。

      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她怕自己一回头就想大哭,她怕自己一回头就想毫无理智地冲回去狠狠抱住他。

      哪管他已经变回毫无声息的、冰冷的石像。

      基尔伯特一直目送伊丽莎白离去,一直笑着目送她大步跑开。

      太好啦男人婆,你没有忘记本大爷真是太好了。

      我们还能见上一面真是太好了。

      我们还能这么亲密真是太好了。

      男人婆啊,茜茜,茜茜,茜茜……

      他默念着,默念着,不知默念了多少遍,终究是变回了石人。

 

 

      伊丽莎白原路返回的时候没有哭。她面无表情地走着。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上好像有了一块残缺,再也无法补上。

      也如石像般冷冰冰的,也若基尔伯特般孤独。

      但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地往前走着。

      她后来也没有再走进这片紫苑林。

 

 

码完后我去查了一下紫苑,发现以下……然后我就ಥ_ಥ

紫苑的花语:回忆、真挚的爱。

有关传说:传说为痴情的女子所化,为了早猝的爱人,在秋末静静开着紫色的小花等待爱人漂泊的灵魂。

另一个传说是死去的人为了告慰爱人,在秋天时候,坟墓的周围就会开出淡紫的小花。活着的爱人看着这小花,就象见到曾经的爱人一样,沉浸在美丽的回忆与思念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