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不知道下一次更新在什么时候的弱鸡。【人生短暂又何妨,我向你致敬。】

【原创】(伪)无疾而终的爱情(马猴混沌)

※文力升天的残废写手的复健之作

※本来是非糖非刀的,结果写完了发现里面有糖,是糖是刀还是玻璃渣请各位看完自行定夺了

※现代架空(我的现代架空文里大圣都是拟人不然毛太多也太奇怪了x之前没提及的也默认这样x)

 

新的记忆1

   像老套的故事一般,孙悟空与混沌是在被同事强行拉去的联谊上认识的。除这两人外,饭桌上全是男女对坐,然而他们并不是来凑数的人。

   在这两人进行自我介绍和交换名片的时候,果然有一点点微妙的谜之尴尬气氛。

  “你好,我叫孙悟空。”怎么个回事就我对面是个男的?

  “混沌。”真不该来的……

   同事们见识到如此简短的自我介绍后都面面相觑。

   有人忍不住开口:“额,没有啦,你们……说完啦??”

   “啊,就这样啦。”孙悟空满不在意地回答。而混沌则是投给对方一个“不然呢”的眼神。

   在场大部分人为如此尴尬的气氛汗颜,而他们为数不多的熟人,则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为他们用那种向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打招呼的方式互相做自我介绍。

 

片段1

  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

  黑发青年换好衣服一如往常地走进浴室洗漱,当他一拧开老旧的水龙头——

  “嗡”的一声,他便被喷射出的水流冲了个满头。

  “WTF???!!!”吓得他赶紧关上了水龙头。

  这时另一个红棕发的青年闻声跑了进来,“卧槽不会是水龙头又爆了吧?!”他看到自己的室友头发全湿,还淌着水全贴脸上的样子,硬是没忍住,噗嗤地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瞧瞧你!!!!!”笑归笑,还是好心地把干毛巾扔给了他。

  “笑屁啊!!”接过毛巾开始擦头发的青年没好气地说道,“找个时间让你那会修水电的兄弟过来看看!!”

  “行啦行啦!”好不容易扶着浴室门框止住笑的那人,一抬头看到满脸怨气的黑发青年,又发出了笑声。

  后者作出了抄起漱口杯状,前者连忙应付着去打电话找人帮忙。

  这是他们住进这所公寓的这个月以来,第三次的爆水龙头。

毕竟两个刚毕业的一穷二白的大学生也只能合租这种只有价格好看的公寓了,对吧。

对了,合租的事,只是碰巧,他们不是有意同居的。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么巧而已。

 

新的记忆2

 “咦,你们两个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吗?”“诶——这么巧啊两位。”

当众人聊到大学,孙悟空和混沌被在座的好心人爆出了自己的母校,结果就出现了如上一幕,随之接收到其他人发现新大陆的目光。

老实说他们也对此感到有点惊讶,然而这并不能为两人增添什么共同话题。

  在联谊的后半部分,孙悟空和混沌这两人之间没有再多的交流,主要是混沌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让孙悟空还是不要再自讨没趣的好。毕竟不只是和他,和别人,也是不超过三句台词的对话,而且都是应付式的回答。

 真正来联谊的人倒是打成一片,欢乐得很。

  联谊结束回家的时候孙悟空和混沌发现,他们两人竟然同路,至少有那么一段路是要一起走的。

  “你家也是走这边吗,这么巧?”“哦,是啊。”

  孙悟空尝试向混沌搭话,然而从这短短几句话来看对方并不想和他聊天。

  还有他冷漠的表情和应付式的语气。

  啊,从联谊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呢,除了吃吃喝喝和随便应付别人两句,偶尔看看手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在工作场合里也是这样的吗这家伙?

  孙悟空思索着,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岔路口。

  “我是这边呢!”

  然而混沌没有理那位开口的人便走向了另一边。

  “喂,我说你,混沌,”孙悟空趁他还没走远赶紧叫住他,“要不,要不,咱们交个朋友吧?”

 这算什么?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混沌扭过头,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几秒种后,无情道:“我不想和散发着……逗逼气场的人交朋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逗逼……?什么……?”愣了两秒,孙悟空炸毛,“你这小子什么意思啊?你还不是个阴沉鬼!!!”

 而后这两个气场不合的人啊,都没想到还要还继续见上好几次面呢。

 

 

片段2

  那两位大学生靠着兼职在这廉价的公寓里挣扎了一段时间,终于找到了正式工作,生活似乎明朗了起来。

  还记得那两位青年得知大家都找到了工作,互相挖苦的情景,甚是有趣。

  “啊,你从便利店员晋升成便利店的吉祥物了吗,你的红头发一定可以吸引到很多顾客的。”黑发青年一如既往的毒舌。

  “哈?那你要出道成十六线小歌星了吗???”红棕发青年不服气地回击。

  黑发青年脸一沉,随手拿起桌上的桃子,狠狠往那人扔去,也不管会砸到哪里了。

 红棕发青年身手倒是敏捷,稳稳当当地把桃子接住了,还吃了起来。

 “好啦好啦,不开玩笑了,”红棕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愉快地吃着桃子,“你找了啥工作啊?”

 “啊?你猜猜。”黑发故意道。

 “还用猜啊,你读什么就做什么呗。会计对吧?”红棕发嗤之以鼻。

 “哼,算你小子聪明。”“嘿嘿。”“你呢?”“入了销售部……”

 黑发转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干嘛……?”那人被看得有点不自在。

 随后迎接他的是黑发的掩嘴笑,带有嘲笑意味的。

 “你笑屁啊!”“你会把客户吓跑的吧。”“诶你这臭小子!”

 两人在沙发上厮打起来。

红棕和黑发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同一个寝室不同专业,性子也完全相反。两人相处了四年,要说是亲密的朋友毋宁说是“亲密”的冤家,两人不是完全地对立,虽然看不爽对方的时候比较多,互相吐槽讽刺打打闹闹是家常便饭,但也有过互帮互助,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还是不成问题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当对方室友了,习惯了习惯了。

习惯到有时候他们会觉得自己怎么会和这样的人处得来。自我感觉神奇。

现在,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这两人打闹着黑发不知怎地把红棕发人压沙发上了,半个身子都在人家上边。

空气凝固了几秒,红棕发开口道:“你小子干啥,起来呀!”

“你要不要再猜猜,”黑发幽幽地笑着,开口道,“猜我喜不喜欢你?”

红棕发盯着他,也扯起了嘴角,“不猜。”

然后——

黑发男子被人一把推开,背倒在沙发上,红色的脑袋在自己眼前放大——这回自己成了他的身下人。

两人对视,红棕发男子笑了笑,不假思索地堵住了身下人的嘴唇。

 

新的记忆3

  混沌再次见到孙悟空,是在某次新品发布会上,他看到那个红棕色的身影在台上侃侃而谈,熠熠生辉的模样让人不得不把目光专注在他身上。

  坐在旁边的哪吒低声对混沌说道:“他表现的不错啊。”

  混沌点点头,他得承认,孙悟空现在确实展示着他不凡的谈吐和气度,若他知道是那人首次在这么隆重的场合登台发言,估计能想象到他不小的惊讶。

  哪吒见朋友没说话,又问:“你……忘了他是谁了?”“我见过他吗?”

  “跟你说过他是我老朋友呢!”哪吒一脸惊讶,“上次联谊你们不才见过吗?这么快忘了?”

  “有吗……?”混沌沉吟道,“他叫什么?”

  “孙悟空呀!你怎么这么健忘?”

  “孙悟空吗……”混沌觉得自己曾经听过这个名字,那人一头过于惹眼的棕红发也应该是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然而混沌此刻却难以在脑中找到这个人的影像。

  新品介绍结束后,孙悟空神态自若地走下台,敖烈向他打趣道:“不错啊你小子,表现得挺行!”

  “诶嘿嘿还好吧,第一次上去呢,我可是有点紧张的。”

这时不远处的哪吒正朝他招招手,两人走过去的同时孙悟空也看到了哪吒旁边的黑发男子,他只觉得眼熟,又叫不出名字。

“哟,猴子,白龙!”“这场合下你别这么叫我们了,还有你同事在呢!”孙悟空转向混沌,“这位是……?”

哪吒和敖烈一惊,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敖烈刚想说什么,混沌就先开口了:“在联谊上见过的,孙悟空,对吧?”他竟首先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混沌。”

孙悟空握住了对方的手,“你好,混沌先生。”心里却很疑惑,想尽办法在记忆中挖掘出曾在联谊上见过这个人的证明,就差没把“我们真的见过吗”问出口。

“孙先生刚刚的发言很出色嘛,期待我们今后的合作。”“哦,谢谢啊,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生意场合的寒暄过后,混沌一声“失陪了”就转身走到别处。

“等……”哪吒的另一个等字还没说完,敖烈拉住他,轻摇了摇头。

“喂,他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孙悟空对混沌那副高傲的样子略表不满。

“啊,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啦……”

“只是,”孙悟空的视线此时集中到那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真的在联谊上见过他吗,怎么感觉是今天才见到啊……”

此言一出,站在一旁的哪吒和敖烈不约而同地望向对方,两人都是眉头紧锁,忧虑不已。

“喂,你们两个怎么啦?表情很不妙哦!”

“啊,不,没什么!!”“对了,你和混沌是的的确确在联谊上见过面的,有可能,有可能是你印象不深而已。”他们连忙掩饰。

“是吗……”

要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何必在乎现在印象如何。

但也无所谓了,孙悟空和混沌这两个人大概已经在内心默默为对方下了个定义了吧。

 

 

片段3

   “喂,等升职了,我们就从这个破地方搬出去!”红棕发青年这么和黑发青年提议,然而看他信心满满,似乎是下决心。后者不予置否。

  大约过了一年左右,他们真的从这破地方搬出去了,搬到了彼此都心宜的公寓,更大更新更整洁……嗯,反正不是那种只有价格好看的公寓。

  好转的不只有生活,还有他们日渐升温的感情。

  尽管都是一路拌嘴打闹过来的,不过通常他们打着打着都会打到别的地方去啦。没出人命,不用担心。

  两人同居一直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第三者知道,直到某一天红棕发的两个死党死缠烂打说要到新家去看,没办法,于是他趁黑发出差就把那两位带到家里来了。来了一次,那两小子就把地址记住了,打算下次给红棕发来个“不请自来”,美曰其名:惊喜,万万没想到,挑中的日子刚好是黑发出差回来的那天,还刚好在门口碰上了。撞个正着,也没法子啦,硬着头皮打招呼咯。

  “嗨,原来,你和他,住一起啊……”其中一人还认识黑发。

“原来你们还认识啊。”黑发提高了音调。

红棕发一来到门口,愣住了。

“干什么,都进去啊,反正都认识。”黑发倒是大大方方。

随后红棕发的两位死党留下来,四人一起吃饭了,在饭桌上,大家都聊开了(当然没聊红棕发和黑发是怎么成的),气氛就没那么尴尬了。

  晚上等两位死党走后,红棕发见黑发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心想着完了他肯定还有点生气呢,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黑发就一脸“我都明白了清楚了”地看着他,抢在了前头:“他们是你朋友,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同事,他们知道我们的事情,这点没关系。”

   “意思是……你不生气?”

   “死猴子,你以为呢,我气的不是这个!”黑发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没好气道,“你不和我商量就告诉别人家里地址,你以为你独居呢!”

   红棕发见势不妙,人生气了,赶紧道歉哄哄,上前一把把人圈怀里,抱得可紧了。

“真,真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啦……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有下次!!”

黑发任由他抱着,在他怀里哼一声以示不满。

“如果,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来保护你!!”

“去你的恶心死了!!!谁要你保护了!!”黑发在言语上嫌弃自己伴侣的同时,手却老老实实地回抱住他。

“嘿嘿嘿!”红棕发是一向知道他的脾气的,反笑不怒。

 

 

新的记忆4

随着孙悟空和混沌工作的两家公司合作愈来愈频繁,他们俩见面接触的机会也增多了,虽说财务部和销售部各有各的业务要做,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两个人在工作方面的沟通促进了他们关系的发展。

当哪吒和敖烈私底下分别问他们对彼此的想法时,他们如是回答:

“孙悟空他,他是个很有工作热忱的人,能力也很出色,不过嘛……我有时候就是看他不爽。”

“混沌啊,他做事来很有一套,就是老找我茬,什么意思!”

哪吒和敖烈对此哭笑不得,但心里默默感到一丝欣慰。

还是老样子啊,这两人一点都没变呢。

打破这样的日子的,是某天晚上的庆功宴酒席。

那天晚上,孙悟空一手下喝高了,在席上乱说话,惹怒了他,他马上高声训斥那人,结果他那桌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后来那人道歉了才好了一点,但是到饭局结束孙悟空还是板着脸,总之没一开始那么高兴就对了。

这样盛怒的孙悟空甚是少见,混沌也吃了一惊,出于好奇,于是在回家途中问他:“到底是什么话让你气成这样啊,孙悟空。”

“那小子说的,”孙悟空沉下了嗓音,“是你的坏话。”

咯噔一声,混沌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被撩拨的声音。

两人陷入片刻寂静。

“呵,别人说我的,我还听得少吗?你又气什么?”

“但事实并非如此不是吗!我怎么能容忍那些难听的话出现在那等场合!!”

哦,他是在气这个。别想太多。

“更何况,”孙悟空咬咬牙,好像经过一番挣扎才把话说出来,“更何况,他说的,是你啊!!”

是你啊。是你啊。是你啊。

这三个字准确无误地传入了混沌耳中,重重地敲在了他的心上,泛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澜。

他们都很清楚这三个字对彼此来说意味着什么。

“哼,少来了,孙悟空,”混沌冷笑,“你知道什么,少在那里自以为是!”

“是是是你这家伙神秘莫测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就少给我来这套!!!”“我他/妈只知道我在乎喜欢你行了吗?!!”

黑发的男子顿时瞳孔骤缩,哑然失声。

面对炽热的目光,不容置疑的语气,混沌觉得自己要败下阵来。

“靠,”混沌把脸别到一边,“我,我怎么会,怎么会和你有一样的心情……”

这时就轮到孙悟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捏了自己一把,确认没做梦后,他有种想跑过去把混沌一把抱起来转两圈的冲动——然后他还真这么做了。

“喂孙悟空你要干什么……!我草泥马啊放我下来!!!!”“哈哈哈哈哈哈我高兴死啦!!!”

这两人还是成了。妥妥的。

啊,这样说来要感谢饭桌上那家伙呢。

 

片段4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黑发和红棕发分居了,两人都搬出了曾经共同的家。

  原因就是他们某一天醒来,看到睡在自己旁边是个男人,突然觉得莫名其妙,恶心透顶,从未试过看对方这么不顺眼,对话就只有“怎么回事啊”和“我怎么知道”这两句话回环往复,反正气氛糟糕到顶点,他们是不可能再住在一起的了。

于是他们就开始各自收拾行李,顺道找空房子。

如今,形同陌路人。无可挽回。

某一天,黑发和红棕发分别被自己的亲友提及为何搬家时,他们停顿了片刻,回答出奇的一致——他们都忘了。不是敷衍的回答忘了,而是真正的遗忘了,不论亲友们怎么追问,他们怎么回想,都无法回忆起相关的丝丝寸缕,能吐出的只有二字——忘了。

但是他们两人也很不解,为什么自己相熟的朋友会是这般态度,从目瞪口呆到执着追问。日常的谈话几乎变成争吵。

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不过是少了个人而已。

反正都将其遗忘了,苦苦追寻也无用,那便顺其自然吧。

黑发和红棕发如是想。

 

压轴的插曲

  素净的咖啡厅,悠扬的音乐,可是黑发的少年与蓝发的男子却神色凝重,他们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碰面,也不是第一次面露愁容。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黑发少年先开口。

“唉,无论我怎么说都没有用,他一点都没想起来。”蓝发男子叹气,“他说如果我再提这件事,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我这边也一样,说什么都没用,他还怀疑我有精神病,让我去看看医生!”

“安排他们见上一面吧,或许见到本人了会想起什么?”

“怎么安排,上次我们不是和他们说过吗,都坚决不肯来,到底谁有病啊,可恶!”

“好了,你先冷静点,让我想想,”蓝发青年思索了一会儿,“对了,这个月的月底我们两家的公司有个联谊,就借此机会让他们见个面!”

“嗯,是个办法,发动别人力量怂恿怂恿他们去好了!”少年眼中亮起了光。

“希望有效吧,但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只有他们本人才知道吧。”

“我们要尽力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至今,他俩之中依然谁都无法相信这种荒诞的剧本会在现实上演,气氛再次沉重起来。

 

终幕

好景总是不常在,用来形容孙悟空和混沌大约就是这样。

浪漫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又到了时候说拜拜。

他们的关系就像一瞬绽放璀璨无比的烟火,而后坠落,粉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人最终还是相离了。然而没有彼此的日子,一切都还是照常运转。

即是在工作上碰面,即是在回家的路口上遇到,即是偶尔在地铁公交站商场抑或是其他公共场合见到对方,也没有丝毫的尴尬,因为秉持着的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

有人疑惑担心忧虑绝望,他们反而觉得别人的态度才奇怪。

相遇之后,依然是陌生人,陌生人的事没什么可在意的。

对于他们本人来说,好像他俩之间发生的一切都是虚无的。

他们竟没有争吵,没有矛盾,什么激烈的反应都没有。

平静得如一潭死水。

自然得奇怪。

说来也奇怪,怎么会有人如此轻易地平和地结束掉和某人的一段关系呢?

恍若无疾而终的爱情。

 

终幕·真

 遥远的将来的某一天。

 他合上了双眼,又再度睁开了双眼,

 他尚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

 他看见了前方有亮光,便循着方向走过去。

 那是一道刺眼的白光,他不得不用手遮挡着靠近。

 接着白光渐渐消失,这时他看到了,不远处有人笑着望向他。

 那人在等他,笑得灿烂。

 他愣了愣,旋即加快步伐朝那人走去。

 他也笑了。

 

 

 

 

 





请确保把上文全看完了再往下拉!!!!!!

 

 



 

 

 

后记

   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关于这篇的脑洞最初的梗是忘爱症候群,听了donut hole之后觉得歌词简直莫名符合忘爱症候群的症状,于我而言忘爱症候群用文字描述是沉重而虐心,而donut hole的曲风和歌词让我感觉是无奈无力的悲伤,在不断切换不同版本的donut hole直到泪目之中有了这篇的灵感。

关于题目,最初我并不知道用什么题目ORZ在想如果直接用忘爱症候群做标题或在标题附上这个梗,不就看标题就被剧透一脸吗??不喜欢这种感觉的本人突然想到某一个三十题的其中一题——无疾而终的爱情,也是本人很想写的一题,但是当时并没有脑洞,无疾而终的爱情应该是指“没有遇到任何困难、吵架、矛盾等不愉快的事,这段感情就结束了”,想想现在用上好像挺合适,同时鉴于这次的题目只是个表象,真正的梗隐藏在情节当中,因此在前面加上了个括号伪ww。

关于大圣和大王谁患了病,嗯,很明显,两人都患了。最初设想是想来篇虐虐大圣的就让大王患病,但是想想如果让两人都同时患上会是个怎样的情况呢?就决定这么写了。相爱的两人同时患上忘爱症候群会是什么情况就如本文。(有bug我不负责(

关于情节,其实就是大圣与大王在大学毕业后经历一次相识相恋到患上忘爱症候群遗忘对方(片段情节),然后分开,两人工作后经过一段时间,被好友也就是哪吒和小白龙偶然得知他们如此的情况然而并不清楚这就是忘爱症候群,于是本着对好友的担心为猴虫二人创造机遇,让他们再一次遇上对方,试试看能不能恢复记忆,结果没想到再一次地重复了相识相爱相忘情节(记忆情节)。我的设定至此他们后半生都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到底他们是否有再次相遇?有否再次的重新认识对方?请诸君自行发挥想象。

关于结局,让我一句话概括,猴虫二人正常死亡后重逢了。忘爱症候群的设定是所爱之人死亡后失去记忆的一方就会想起一切,所以……这也算个GE对吧。至于为什么是一道白光,因为……我喜欢哈哈哈x

最后再一次感谢所有愿意看到这里的小伙伴,没有嫌弃我这个脑洞不足文力升天啰啰嗦嗦的半废写手,请大家继续支持大力支持马猴混沌。

 

即使我用旁白一样冷漠的语气去叙述他们的故事,但我深知我比谁都要爱着他们。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