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ku-不知道下一次更新在什么时候的弱鸡。【人生短暂又何妨,我向你致敬。】

【汪咕哒】欧格米欧斯

库丘林x咕哒子,夺回人类未来多年后的故事,清水。

比起CP感觉更像是咕哒子的心路历程ORZ

这不是糖,我觉得也不算刀……吧。

有bug请指出,谢谢大家。

*二逼作者把凯尔特神话事典看完后才发现把人家名字打错了()是欧格米欧斯不是欧格米修斯特此更正

1.

爱尔兰悠长的海岸线,沿岸鬼斧神工的海景,雄伟的山势,茂密的森林广布,富有特色的建筑,传统酒吧里令人回味的黑啤酒,热情好客的当地人,一切都完美得令人陶醉。嗯……除了海洋气候带来的不定时多雨天气。

噢,还有爱尔兰的光之子,凯尔特民族的大英雄——库丘林的雕像,屹立在街头,人们仿佛能看见他当年威风凛凛的姿态。

而他本人,现在正陪在他的橘发小姑娘身旁,享受着二人的爱尔兰之旅。

“啊~是你诶!库丘林,来帮我和你拍张照吧~”咕哒子跑到雕像旁边,摆好了姿势。

“喂喂喂,本人可是在这里啊,小姑娘真是的。”嘴上是不情愿的话语,库丘林还是拿起了手机,拍好之后亲昵地勾住自己笑嘻嘻的恋人的肩膀。

咕哒子一直都想和库丘林一同去爱尔兰观光,肩负拯救人类未来重任的时候无暇顾及,现在战争结束,人类的未来夺回了,他们终于如愿以偿。

现代爱尔兰虽说与库丘林所处时代的古爱尔兰大为不同,但亲身处在如此的山海湖林中,库丘林颇能感受到令人怀念的氛围,而咕哒子则为这自然风光惊叹不已。

“小姑娘,不如我们找个机会再去一次,我那个时代的那个爱尔兰吧!”

“有奇美拉的话还是算了!”

“哈哈哈!”

库丘林发出爽朗的笑声,揉了揉咕哒子的头发。

 

悠然自在地度过白天之后,迎接他们的便是热闹非凡的晚上。推开一间老酒吧的门,乐队演奏着传统的爱尔兰音乐,纵情舞蹈和开怀畅饮的人,库丘林和咕哒子当然是要一起投入到如此的热闹之中。

两人在吧台点了两杯黑啤酒(Guinness),相视一笑地碰杯,然后径直一口下去,咕哒子虽然不擅长喝酒,但在柔细的泡沫和浓厚香醇的酒味滑进喉咙之后,她也能明白为什么爱尔兰的黑啤被称为世界顶级的。

“怎么样,很棒吧,小姑娘?”“嗯!”咕哒子重重点了点头。

“喂,我们去跳舞吧,小姑娘?”“欸?可是我不太太会——”“放心啦,有老子在,很快你就会了!”“等…!”另一个等字还没说完,咕哒子已经被兴致高涨的恋人拉进了舞池。

“真是的,害什么羞啊小姑娘,手脚放开点嘛!”“什……!你可不要小看我!”在那位爱尔兰的光之子的带领下,咕哒子从缩手缩脚,变得和其他舞动着的人们一样,和自己的恋人一样,与欢快的音乐融为一体。

一曲终了,紧挨着的两人还没尽兴,继续等着下一曲响起,然而咕哒子看到了墙壁上的挂钟,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库丘林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明白了什么的他也苦笑起来。

“看来今天的时间到了呢。”

“是吗,真遗憾啊,小姑娘。”

 

2.

咕哒子的同事们有点埋怨她老是“重色轻友”,总是去和男朋友碰面都不和她们一起玩乐,例如她又错过了今天的见证魔术发展史之旅。她们有时也会分开活动,更多时候都是一起出行,咕哒子的脱队次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逐渐增多。

不过考虑到缘由,她们总能一次次原谅并体谅她。

 

3.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①

他不会褪色,他从未黯淡,他无论变成何种模样,我只看他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②

咕哒子先醒了过来,对于躺在身侧、还在熟睡中的恋人,她选择了“窥视”,她静静地观察着他的睡颜,不如往日凌厉,倒多了几分柔和,依然是那么迷人,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肉麻的句子,却瞬间觉得它们优美得不无道理。

他们一同迎来早晨的机会并不多,这让咕哒子想起了以前某个在野外度过的夜晚,不同的是第二天自己醒来的时候,迎接她的是已经充分恢复且战意凛然的库丘林,清晨的曙光照映着他,让人格外安心。

正当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想要触碰他的脸颊时,那双鲜红的眼睛骤然睁开——

“要偷袭我吗,小姑娘?”“只是稍微……稍微碰一下哦?”

“嗯?昨晚没摸够吗?”库丘林坏笑着,绯红却悄悄爬上了咕哒子的双颊。

“摸,摸够了啦!”每次这种场合她总是不擅长的,说完就要翻身下床。

咕哒子刚起了半身,便被还躺着的库丘林抓住她的手,一把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干,干嘛啊!”咕哒子想着自己的脸肯定更红了,热度也在慢慢攀升,“起床啦笨蛋!”

“嘘,小姑娘。我们就这样呆久一点。”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哑,“老子怕你等下又要走了。”

他翻了个身,将手臂收紧,她不作声,只是环住了他的腰背作为回应。咕哒子计算着自己剩下的时间,突然焦虑起来。

她也希望与他共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变成永恒。

 

4.

“你最近去那里的次数有点多哦?”

“是吗?”咕哒子一边整理着文件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同事。

“当初是谁说不感兴趣的呀?现在……嗯?”同事朝她挑挑眉。

“我只是在里面找到了乐趣,和大家一样。”

“是呢,这不就很好嘛,不过别太沉迷了超过限制时间哦?”

“我才不会!”咕哒子放下文件,发出“啪”的一声,“再说了,超时了可是会被系统强行遣返,还会被工作人员直接‘提醒’,谁要那么丢脸啦。”

实际上咕哒子每次都把时间掐得很准,刚好把所有时间都用完。

她不想浪费掉那样珍贵的一分一秒。

哪里都找不到,唯有在欧格米欧斯才能拥有的宝贵时光。

 

5.

舞台炫目的灯光,台上尽情释放自我的摇滚歌者,台下疯狂地尖叫着的歌迷——

朋友发现咕哒子来到欧格米欧斯之后还是一副兴味索然的样子,便强行把她拉到自己最爱的80年代西洋摇滚乐队的经典演唱会,用超级嗨翻天的气氛让她发泄一下。

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和驱动下,跟着旁人放声尖叫,的确是个很好的发泄方式,咕哒子也感到了畅快,不过她还是不太习惯摇滚乐。

演唱会结束,朋友去给乐队送行了,咕哒子在等待过程中无意间地张望,竟看到了昔日的蓝发英灵就那样出现在涌动的人群中。

“库丘林……”咕哒子霎时间惊讶得仿佛整个人被定在原地,“怎么会……”

“哟,小姑娘,发什么呆呢?”穿着黑夹克白上衣的库丘林正笑得灿烂,向着不远处的她大喊。

下一秒,她无法控制朝他迈开的脚步。

“嗯……?原来小姑娘喜欢摇滚啊?”库丘林朝她打趣道,用她熟悉的语气。

“不,不是啦!是被朋友拉来的!”咕哒子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眼泪也要涌出来的样子。

“但你这幅样子可不太妙啊,小……”

咕哒子没有忍住,她扑进了他的怀里,眼泪也一下子狂涌而出,她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眼前思念已久的人。

“我……我……好想你啊……”

库丘林似乎明白了什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然后如久别重逢的恋人般,回拥她。

“好啦好啦,别哭了,老子不就在这里吗?”

在那一刻,她曾下了一个就这样不再放开他的决心。

 

6.

“尊敬的咕哒子小姐,本日体验结束,本日剩余时间为0小时0分0秒,本周剩余时间为1x时xx分xx秒。请对本次体验进行评价。”

待标准的女声播放完毕,咕哒子在电子屏幕上熟练地点了几下,她总是给出最好的评价,毫无疑问的是她确实很满意。她认为这样的评价是没有意义的,有些感觉不是用几个数字就能表现出来,只有身在其中的自己才最清楚。系统也提供更为详细的人工询问评价服务,那大多时候面向有意愿成为永久居民的用户。她只是个游客,也没有把体验的感想透露给他们的意愿,她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感谢您的使用与评价,期待您的下一次光临,欧格米欧斯与你同在。”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走出那所科技中心。

她有时候会对自己说,不会有下次了吧,但又总是食言。

 

咕哒子总是会在评价的最后一项——“将来是否考虑成为欧格米欧斯的永久居民”一项的选择按下“不确定”。

她是否真的不确定,也许她只是想要逃避面对“是”或“否”。

 

7.

咕哒子不会忘记库丘林消失——回到英灵座那天的情景,他来的时候那么从容,离去的时候也是无二的潇洒。

“小姑娘,一直以来辛苦你啦,老子也打得很尽兴,你是个称职的master啊!”他将红枪扛在双肩上,咧开嘴,露出虎牙,而自己只是以欲泪的表情看着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喂喂,别露出那么难看的表情啊,你的新生活才刚要开始呢,打起精神来!”

“有机会的话,再把老子召唤出来吧,不管是什么,我都会把它打趴下!”

“那,有缘再见了,小姑娘。”

然后她开始后悔,为什么不试试用令咒把他留在现界呢。

 

顺理成章地,咕哒子的生活重新回到正轨,她依然在魔术师的道路上前进着;人类世界的和平持续至今,救世主的事迹也被传颂着;同时,科技也在不断发展,于是,在多年之后,欧格米欧斯出现了。

欧格米欧斯,能够连接人类意识的系统,使人们在虚拟的云端世界里最大限度地跨越时空,享乐游玩,暂时摆脱现实生活的繁忙与疲惫,不管是酒吧舞厅还是阳光海滩,在这个系统里,实现一切变得易如反掌。不仅如此,人们还可以在临终前选择将自己的意识上传到欧格米欧斯,以最理想、最年轻活力的状态成为那里的永久居民,正因如此,它的发明者们称其为人间天堂。

另一方面,开发者为了不让人们过渡沉溺在欧格米欧斯,将每个人使用时间限制在每天不超过5小时,一周不超过30小时,并对使用者进行效果评估。

 

咕哒子接触欧格米欧斯的契机,只是出于好奇心,跟着同事去“放松放松”而已,其实说起放松的方式,她更情愿到户外去散散步或者一个人呆在家里做想做的事情,和三五好友小聚也不错,不过能在繁忙的日常找到如此便利的放松机制,欧格米欧斯在这一层面上的确是无可媲美的,也难怪同事们每次说起都是一副心驰神往的样子。

最初咕哒子确实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进入了欧格米欧斯,但是当她在八十年代的街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自己念念不忘的身影——穿着白衬衫黑色皮夹克的库丘林,一切就开始发生变化。

他是英灵,现在应该呆在英灵座里,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欧格米欧斯是意识聚集之地,他是自己意识里的库丘林,是自己意识构建出来的产物。咕哒子很快便明白了。他会出现在这里,也一定是自己的缘故。

而其他人只把他当作是咕哒子已故的亲友,是欧格米欧斯的永久居民。

她与他接触,与他相处,好像回到了过去的日子,只是更加平和安稳,她和他一起展开向往已久的旅行,随心所欲地做任何以前没有机会做的事,失而复得的爱恋随着每次她前往这个虚拟之地都升温着。

咕哒子觉得欧格米欧斯系统一定是把她关于库丘林的所有记忆挖了个遍,相处一段时间下来,这个诞生于意识的库丘林从头到脚从外到内,都真实得可怕。

但做到完全真实是不可能的,他是不可能百分之百还原作为英灵的库丘林。

咕哒子后来还是明白并接受了这一点。

 

8.

太阳缓缓升起,为它所照射到的地方镀上了一条金边,继而毫不吝啬地向这片大地挥洒着自己的光辉。咕哒子不得不佩服科技的力量,欧格米欧斯的日出与现实世界里的几乎无异,同样美得令人惊叹。

此刻她与库丘林共赏这般景色,他们肩并肩坐着,亲密地依靠着彼此。

“真美啊。”“是啊,好像在天堂一样呢。”“和你在一起,哪里都是天堂哦?”

库丘林说这句话的时候,无比温柔地注视着咕哒子,轻抚着她的秀发。

“库丘林,不如我们永远留在这里吧。”

“好啊,小姑娘是这样希望的话,老子就陪着你吧。”

咕哒子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她看着眼前笑得温柔的蓝发男子,颤抖着开口:“果然,你不是他呢,不是真正的,库丘林。”

“他的话,一定不会想要留在这里的,”她的神情此刻如此悲哀,“他也一定会让我快点离开这种地方,回到真正的朋友身边去,不管怎样都要好好活下去。”

永生从来不是他的愿望,更何况在这样的虚拟之地,以这样的形式活着,那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你只是,”她不再看向“库丘林”,哽咽道,“你只是,我意识里构造出的他而已,只是我用来安慰自己的……”

比不上真正的库丘林,万分之一的真实。

「It’s time to let go.」

「Let him go. Letherself go.」

她望着完全升起的红日,如此明亮温暖,而她却哭泣着,眼泪灼痛了她的脸,身边早已空无一人。也许从一开始就只有她一个人。

 

这一次,她在评价的最后一项的选择里,按下了“否”。

 

Final.

咕哒子又一次想起库丘林回到英灵座前的话语,有缘再见什么的,那不意味着世界再次陷入危机之中了吗,人类的救世主,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不过,还真的想再见见他啊。

不管过了多久,一直都这么想着,都这么想念他。只有这点是不会变的吧。

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样子,笑起来的好看的样子,开启凯尔特老流氓模式让自己难为情的样子,照顾人体贴的样子,还有斥责自己太逞强时的样子,全部全部全部他的一切,对咕哒子来说,都是历历在目的啊。

那样想着他的咕哒子,鼻子又酸了起来。

 

咕哒子最后当然是,彻底把上传意识到欧格米欧斯的想法,抛到九霄云外了,甚至也减少了去那里的时间,偶尔在同事的软磨硬泡下会到那里消遣放松,和她们聚在一起,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选择了她喜欢的减压方式,在真实的世界里。

她很清楚,与库丘林“有缘再会”的几率大抵是非常渺茫的,而在欧格米欧斯里,则是零。不过在某种层面上来说,它实现了自己不敢奢望会实现的愿望,曾经给予她短暂的慰藉,她将其与在迦勒底的时光一起珍藏了起来。

往后即使没有库丘林陪在她身边,她也不再迷茫和畏惧,因为他早已成为她心中的永恒之光,无比耀眼,仿佛如太阳般生生不息,指引着她去寻找真正的天堂。

 

 

 

 

 

 

 

注释:①出自俄裔美国作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创作的著名长篇小说《洛丽塔》。男主对洛丽塔的形容。其实我第一次见到“Light of my light. Fire of my loins.”是在打雷姐的《Off to theraces》,从此以后再看到这句话都能唱出来。

②改编美法1997年阿德里安·莱恩执导电影《洛丽塔》里男主的台词,原话“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昔日的如花妖女,现在只剩下枯叶回乡,苍白混俗臃肿,她可以褪色,可以萎谢,怎样都可以,但我只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原话和文中语境不同我就XJB改一下。(这里只是我看到的电影台词,原著不清楚是否一样)

关于题目的注释:用了英剧黑镜S03E04圣朱尼佩洛(SanJunipero)的梗(感觉没写好ORZ),圣朱尼佩洛是一个意识永生之地,人死后可以把自己的意识上传到云端,在在圣朱尼佩洛永葆青春,享受生活;而在《凯尔特神话事典》里介绍的欧格米欧斯(Ogmios)是出自高卢的雄辩之神、智慧之神和英雄神,也有人将他和爱尔兰的英雄欧格玛(Ogma)联系起来,认为他是替死者带路的神,将死者牵引至冥界,原话“与神同行的民众可以在这个世界将受到无止境的庆祝、游戏、美食等各种生命的喜悦,众人在这里可以回到最理想的年龄、斗争为乐并过着和平的生活”,所以在本文里欧格米欧斯与圣朱尼佩洛同地异名,贯彻“活人只是游客,死者才是居民”理念,不过我加了自己的设定进去,圣朱尼佩洛实际上是一个临终关怀系统,使用人群多为老人或绝症患者,供人们试用之后才决定是否上传意识,而欧格米欧斯在本文里同时也是一个供不同人群for fun的地方。

关于爱尔兰的描写全是查找资料和看别人游记得来的,有bug劳烦大家指出!

黑镜里最后两个女主选择共同生活在圣朱尼佩洛,迎来了HE,但汪咕哒的情况不同嘛,而且我把这集的细节详解看了之后简直细思恐极,永生远比死亡要可怕得多了,所以还是,嗯,let go吧。

评论(24)
热度(68)